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研究 >

醬酒產業進入“新頭部時代” 其他醬酒企業的紅利在哪兒?

2020-06-29 08:25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毫無疑問,醬酒熱將持續下去!

即便是疫情,也無法阻擋醬酒企業的發展,上半年,各大醬酒企業的增長速度都十分喜人。比如習酒2020年的前75天實現營業收入22.75億元,同比增長25%,實現利潤6億元,同比增長56%。上半年,習酒已經取得了“時間過半,任務過半”的階段性勝利,保守估計營收超過了50億元。

再比如金沙酒業2020年前4個月,銷售額達7.15億元,同比增長68%,其中高端酒占比已經超過60%。

前段時間,隨著醬酒核心產區協議的簽訂,醬酒的一超多強格局也逐漸浮出水面。一個行業的紅利如果被少數人知道,尚且可以快速發展,而隨著各類勢力的涌入,瓜分紅利的越來越多,競爭也越來越激烈。

在激烈的市場競爭和逐漸分化的醬酒市場中,如何才能抓到屬于自己的紅利呢?

1、醬酒正在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品類”

自6月8日,世界醬香型白酒核心產區企業共同發展宣言在茅臺鎮簽署后,醬酒產業實現了跨越式的發展。有業內人士稱,醬酒正在成為一個真正的大“品類”。

為什么這么說呢?在整個酒類行業中,依舊以濃香為主。在第一輪醬酒熱潮中,雖然很多醬酒企業、資本都比較活躍,但大多是上游的狂歡。而此次醬酒熱則是上下游共同作用的結果。當前,醬酒對核心消費人群成規;呐嘤呀浕就瓿,隨著核心消費人群傳播能力和示范效應的擴大,醬酒的消費人群也在全國范圍內規模性的放大,醬酒市場的容量也在快速擴容。

如今的醬酒產業,已經成為了酒業增長的新一極。卓鵬戰略創始人田卓鵬表示,醬酒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新時代。醬酒經歷了從過去茅臺獨木支撐,到這次群體性爆發,特別是第二陣營、第三陣營的品牌迅速崛起的發展過程,加之后疫情時代下大健康熱,促使醬酒進入前所未有的大繁榮時代!

根據相關數據顯示,2019年,醬香型白酒產能約55萬千升,完成銷售收入1350億元左右,同比2018年增長約22.7%,行業占比約20%;實現利潤約550億元,同比增長約22%,行業占比約38%,其中,仁懷地區非茅臺系酒企銷售突破200億元。以全國白酒行業7%的產能,實現了21.3%的銷售收入和42.7%的利潤,醬香型白酒已成為名副其實的“黃金產業”。

從品牌發展程度來看,一超多強格局已經基本成型。茅臺一騎絕塵,郎酒、習酒已成為了全國性知名品牌,遠超其他醬酒品牌。在醬酒熱的加持下,以國臺、金沙、釣魚臺、珍酒等為代表的后起之秀也發展迅速,增幅都在兩位數以上,甚至三位數是常態。從2019年的發展態勢來看,國臺、金沙等醬酒品牌將迅速超越20億元大關。

與此同時,從上市企業的角度來看,醬酒企業也將迎來第二股和第三股,目前,郎酒和國臺都已經發布了招股說明書,上市只是時間問題。

從產區的角度來看,以茅臺鎮為焦點的涵蓋赤水河上下游川黔兩省的世界醬香酒核心產區,已經成為了一股強大且不可忽視的勢力,且在國際上也形成了一定的影響力。過去一年,赤水河流域醬香型白酒產能約為47萬千升,占全國醬酒產能的85%,實現營收約1244億元,占全國醬酒市場的90%以上,已經形成了典型的產業集群。有行業專家認為,未來醬酒的內部競爭,一定是依托于茅臺鎮、仁懷、貴州、赤水河核心產區的規模競爭賽。

此外,醬酒的熱度居高不下且發展迅速的另外一個原因是經銷商的支持。作為當下大火的品類,消費者已經逐漸認可醬酒,而醬酒由于其品類特性,價格相對較高,在整個經銷系統中,經銷商、終端零售商都能掙到錢,這是對經銷商的根本吸引力,而經歷此次疫情后,經銷商在選品時會更加理性,對產品的盈利要求也會更高、更加明顯。

2、醬酒產業進入“新頭部時代”

然而,醬酒品類繁榮的背后,并不是所有醬酒企業的狂歡。

在當前一超多強的格局下,茅臺不必多說,除飛天茅臺和其他醬酒產品,其醬香系列酒也已經超過了百億,其集團的習酒也在2019年銷售額為79.8億元,今年目標是百億,從目前來看,問題不大。之后郎酒也是百億陣營的一員,品牌勢能和發展速度自不必說。此為第一梯隊。

第二梯隊中,國臺、金沙、釣魚臺、珍酒等為代表的后起之秀發展迅速,都是10~20億元規模的醬酒企業,根據近兩年的發展速度,年銷售額突破20億元,甚至到30億元以上也在近幾年可期。北京正一堂營銷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正品堂醬酒咨詢機構董事長邵伶俐表示,如今,醬酒產業的發展已經進入了新頭部時代。新頭部醬酒主要是指以金沙、國臺、珍酒、釣魚臺為代表的企業。他表示,在茅臺的帶動下,以金沙、國臺為代表的新頭部醬酒企業,如果能夠進一步做好基本功,抓住醬酒發展的大勢,建立清晰的發展戰略,強化組織發育和孵化,年銷售額突破30億元問題不大。

1億~10億規模醬酒企業,主要以潭酒、酒中酒集團、小糊涂仙、云門等醬酒企業,這是第三梯隊,而其中大多集中在1億~5億元之間。近些年來,第三梯隊醬酒企業也在快速發展,動作頻頻。

但是億元以內規模的醬酒企業仍舊占整個醬酒產業的大多數。根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10月15日,貴州省仁懷市一共有538家企業擁有食品生產許可證,其中包括1家桶裝水廠和111家注冊地不在茅臺鎮核心產區的酒廠——也就是說,不管茅臺鎮實際上有多少家酒廠和作坊,能夠合法生產白酒的,不超過426家。但是規模以上醬酒企業不過百家,規模小、數量多、品牌雜、布局散、價格亂,以茅臺鎮尤甚?梢,醬酒產業的分化已經十分嚴重了。尤其是經過了此次疫情,茅臺鎮的中小醬酒企業也面臨著新一輪的洗牌。根據調查顯示,今年以來,茅臺鎮中小酒企的日子并不好過,尤其是過去依靠團購和“人脈”吃飯、或者以原酒銷售為主營業務的企業,面臨著更多的困難。

尤其是6月12日,貴州省仁懷市酒業協會發布的通知,直指仁懷白酒行業制售“竄酒”行為。邵伶俐表示,這個通知將進一步推動醬酒市場的凈化,推動整個醬酒行業更加良性的發展和醬酒的分級分類標準制定,這對醬酒行業而言意義重大。在政府政策的推動下,醬酒產業的分化也將進步拉大,而該通知的執行也會驅逐一些資金能力較弱的企業,迫使他們主動退出市場。

3、抓住主動權,抓住新頭部機遇

在整個酒業的集中化趨勢持續加速背景下,醬酒紅利在不斷釋放,要在這一輪醬酒熱中搶占機遇,就要抓住主動權。

邵伶俐認為,在新頭部時代,醬酒企業要實現增長,就必須要抓住新頭部趨勢。在消費分化的趨勢和消費滿足的層次邏輯下,新頭部市場的價值愈發凸顯,蘊含巨大機會。金沙、國臺、珍酒、釣魚臺等中堅力量的醬酒企業就是抓住了新頭部的趨勢,發展速度更快,地位也愈漸穩固,新頭部企業也出現了小繁榮的景象。在未來,這些中堅力量的發展速度會更快,其他有實力的新頭部預備企業未來應該考慮如何抓住這個機遇進入到這個洪流中,積極對自身改造,成為新的頭部品牌,新的創新品牌,搶占屬于自己的位置。

而搶占新頭部機遇的后背其實也是搶人和搶產能。近幾年來,以國臺、金沙為代表的醬酒企業紛紛與全國各地大商深度合作,共同做大品牌。海納機構總經理呂咸遜表示,未來在醬酒板塊,將從搶大商、搶大店發展到搶人,搶關鍵人,搶消費帶頭人,因此引引入數字營銷模式,讓人、廠、貨在醬酒銷售環節中實現統一,十分重要。

除了營銷方面,產能也是制約醬酒企業發展的重要原因,《糖煙酒周刊》首席產業研究員王傳才認為,醬酒企業發展離不開產能的支持,郎酒和習酒之所以發展迅速,與其充足的產能分不開,金沙、國臺等企業在發展的同時也十分注重產能的開發。而如何才能擴大產能呢?王傳才認為,赤水河左岸的茅溪鎮具有較大的發展潛力,這也充分體現了政府的前瞻性。醬酒企業要抓住主動權,就必須抓住有效的產能,以實現最大化的發展。

    關鍵詞:醬酒 轉型 大趨勢  來源:酒說  佚名
    (責任編輯:程亞利)
  • 上一篇:“新基建”時代來臨 中國酒業迎來四大新格局、一大利好
  • 下一篇:沒有了
  • 商業信息
    河北快3快3跨度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