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新聞 >

中國酒鎮再運動

2020-08-07 08:03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古有“儀狄造酒”、“杜康造酒”的說法,古代中國勞動人民在長期的生活和生產中不斷觀察自然現象、反復實踐并經無數次改進而逐漸發展出了釀酒的技藝。

古時候一些作坊將自家釀造的白酒送到集市上售賣;后來,這些集市漸漸發展成村鎮,又因為酒的品質特別出眾而聞名遐邇,因此,“酒緣鎮而名,鎮因酒而興”的酒鎮便漸漸形成了。茅臺鎮、洋河鎮、沱牌鎮、二郎鎮、古井鎮等酒鎮的既孕育了名酒的歷史、工藝,酒鎮自身的發展更與白酒產業息息相關。

酒鎮,在古時是名酒孵化器,在現代是白酒產業技術、文化的承載體。中國酒鎮經歷作坊到酒廠到酒鎮再到產區,最后又回到核心產區——酒鎮的發展歷程。兜兜轉轉間,白酒產業越來越龐大,所承載的文化內涵越來越多。

01、茅溪鎮觸發酒鎮運動新猜想

3月11日,瀘州市古藺縣發出一則關于《四川省瀘州市古藺縣古藺經濟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古藺縣茅溪鎮醬酒園區基礎設施項目可研編制及兩案一書咨詢服務采購項目》的公告(以下簡稱“公告”),猶如在白酒行業投入了一枚炸彈。隨后有知情人士透露,瀘州將投資200億打造古藺縣茅溪鎮醬酒園區,地點位于茅溪鎮天富村,與茅臺鎮隔赤水河相望。

瀘州市這份文件可謂一時激起千層浪,對面的茅臺鎮風頭正旺的時候,河對岸大興土木要再造一個醬酒產業園,此舉不僅在行業內引起熱議,也讓茅臺鎮多了幾分危機感。

無獨有偶,6月3日,迎駕簽約迎駕春風美酒小鎮文化旅游等兩個項目,總投資60.8億元,其中美酒小鎮文化旅游項目總投資50億元。項目建成后,將成為霍山城市旅游的集散地、霍山西部發展的新中心,成為霍山最美旅游環線的新門戶。

當白酒開始擁抱第三產業,在“酒旅融合”的需求下,打造酒鎮成為產業文化外延的最佳選擇。而茅溪鎮或許只是這場酒鎮運動的開端。

瀘州市于3月公布的招標文件一時將茅溪鎮推上話題中心,但在2018年3月茅溪鎮更名時除了引起小部分行業內人士注意外,并沒有引起大多關注。與茅臺鎮一水之隔,從水口鎮改成茅溪鎮,這次更名在一些業內人士來看無非是赤水河邊一個小鎮的“借光計劃”。然而后來的走向證明,打造茅溪鎮醬酒產業園的想法應該是在更名前就已經在醞釀中。

事實上,川酒在產量上一直獨占鰲頭,但在利潤上卻略遜一籌。在這樣的對比下,川酒將目光投向醬香白酒是順理成章,自然而然的事。醬香白酒作為高營收、高利潤的香型,很可能成為川酒新的突破點。而在這個過程中,在地理位置、歷史文化上都可以和茅臺鎮一較高下的茅溪鎮或許將成為關鍵點。

川酒此次打造茅溪鎮醬酒產業園,既是對赤水河流域的再次開發,也是川酒通過醬酒品類實現總量增長的途徑。

茅溪鎮與茅臺距離近,定位高度相似,當四川要大舉投入打造一個醬酒產業園時,河對面的茅臺鎮或多或少都必須關注,因為在很可能在未來茅溪鎮將成為茅臺鎮不得不面對的存在。對此,業內人士觀點眾多。

貴州白酒學院的吳天祥教授認為,茅臺、茅溪核心差異在于產業要素具備的不同。首先是原料供應。茅臺鎮從高粱原料種植、集群產能體量、人才儲備、技術積淀等方面都有很雄厚的實力;而茅溪還處于藍圖狀態。其次,從歷史發展進程來看,茅臺鎮是自發性先天聚集形成的產業習慣,而茅溪鎮的打造主要靠政策力量和資本加持,缺乏天然歷史形成的要素。第三,是兩者的產業基礎差別巨大。茅臺鎮多年歷史發展形成了產業集群,形成了品牌效應,是非常成熟的產業帶。他認為:“僅從醬酒釀造工藝來說,一輪周期需要5年時間,茅臺鎮在不可復制的時間上就走在很前面。茅溪鎮要去追趕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川酒行業內人士的看法則主要分為兩種,一是看好,二為觀望?春玫恼J為茅溪鎮一方面是迎合醬酒熱潮,提升瀘州酒業產值,并以茅溪鎮的旅游基礎,打造瀘州的酒旅一體至高地。當茅臺鎮以產業集群的形式占據醬香白酒市場的制高點,川醬僅靠幾個企業是無法與之對標發展的。茅溪鎮醬香酒產業園的意義就在于打造一個同等體量的產業集群,參與到醬香熱的市場中。

而觀望的人則認為,川醬最重要的是做出自己的特色,茅溪鎮距離茅臺鎮太近,在風格上到底是走川醬的路線還是靠近茅臺鎮的風格?另一個重要問題是,規劃中的產業園要孕育品牌十分困難。醬香白酒發展到今天發展的好的品牌兩手能數過來,茅溪鎮能否孕育出大品牌還不能下定論。

02、中國酒業產地四次運動

白酒擁有千年歷史,但產業化的歷史要從建國后開始算起。新中國成立后,分布在大江南北的釀酒作坊逐漸整合成酒廠。在之后的發展中,在名酒的帶動和利潤的趨勢下,原本只有一個廠變成了一個大廠帶動很多中小酒廠,圍繞著優質名酒逐漸形成了酒鎮。到了21世紀,行業對白酒產地的概念加強,2009年四川提出打造白酒金三角,首提產區,2011年貴州提出一看三打造,跟進產區。產區概念形成并越來越牢固。近十年來,白酒之外的其他酒種興起,葡萄酒小鎮,黃酒小鎮陸續出現,酒鎮又重新回到了行業視線中。

白酒產地運動第一波:酒廠興起(1949年-1988年)

白酒尤其是名酒從作坊演變到酒鎮、產區,新中國成立可作為一個明確的時間線。有資料顯示,直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我國白酒年產量僅十萬噸。

進入新中國后,社會穩定,生產力逐步恢復和提升,白酒業的發展呈現出各個地方傳統“燒坊”開始合并、國營酒廠開始興起為特征而進入新發展階段:白酒行業邁出了從家庭酒坊,到工廠化的新模式,開啟了白酒的工業化時代。

在私人燒酒作坊的基礎上,國營酒廠成立,白酒逐漸走向市場,這是新中國成立后白酒發展的主要畫像。盡管白酒開始走向市場,但由于釀酒技術的限制、產量的限制,白酒是稀缺物,消費者能夠購買的白酒有限,因此白酒只是少數人的消費品。

為了解決技術難題,提高產量,當時的白酒行業更多對標了蘇聯的伏特加,同時引進蘇聯釀酒技術的管理模式,通過液態法或固態法釀酒,提高了白酒的產量。

產地運動第二波:酒鎮(1988年—2000年)

名酒的誕生地本就是釀酒條件極佳的區域,再加上名酒產能不足,導致周邊出現小酒廠。同時,隨著全國名酒的評比、全國糖酒會、國家政策對白酒價格的開放,也吸引了大批創辦酒廠的外行。而在當地政府的推動下,投資酒廠、名酒廠擴產、子公司模式出現,由此形成了一個大廠帶動多個小廠發展的模式,最終形成酒鎮。

產地運動第三波:產區(2008年-2017年)

在酒鎮的基礎上,行業不斷探索白酒香型、口感形成的奧秘。研究人員發現白酒的品質固然與原料和工藝分不開,但釀造地的溫度、濕度、水、空氣、微生物等自然條件也會對酒的品質形成影響。當茅臺離開赤水河就再也釀不出濃郁的醬香味,人們意識到,白酒的產地不僅僅是酒廠地址那么簡單,而是包含了整個生態系統的復雜概念。

產區,應運而生。

產地運動第四波:酒鎮再運動(2016年至今)

其實我們往回看中國白酒發展的歷史,酒企與產區就是相互成全緊密聯系的關系。近年來隨著白酒行業不斷升入調整以及消費升級的變化,消費者對白酒的認知不再局限于品質和品牌層面,也深入到了精神和文化領域。于是酒企順勢升級,讓酒鎮和產區成為企業文化符號和價值觀的載體。

03、從茅溪鎮談起

1 從產區走向酒鎮

產區,顧名思義為出產地區,白酒產區就是白酒出產地區的意思。產區概念最開始起源于歐美,其中葡萄酒產區中以法國波爾多、勃艮第或者意大利伊皮尼亞等最為著名,也成為了地理品牌標識。

擁有5000年歷史文化的中國白酒,產區打造最開始源于“中國白酒金三角”產區概念,興于遵義(仁懷)產區。

從產區到酒鎮,實際是白酒產業對核心產地的進一步細分和深化。同處赤水河河畔,同樣是生產醬香酒,茅臺鎮、二郎鎮和未來的茅溪鎮風格不同,而酒鎮就成了區分這種不同的最直接標簽。

2 品質革命,以酒鎮文化賦能

2012年底,在中國白酒進入“深度調整期”的危險時刻,一瓶以年輕人小眾化餐飲為切口的非主流白酒橫空出世,這瓶酒就是江小白。

歷經8年發展,江小白已經從當初營收5000萬,變成了營收達30個億的區域大品牌之一。由此,體量大了后的江小白,也進入了成長的煩惱期。在“江小白只會做營銷”到“陶石泉在石頭上擠牛奶”的負責輿論中,江小白在白沙鎮早已建設多年的江記酒莊,只能提前向消費者曝光,由此,也拉開了江小白的“酒鎮運動”序幕。

逐漸壯大的江小白正是看到了“酒鎮運動”對于品質和文化的特殊意義,在收購了擁有“重慶市非物質文化遺產——江津燒酒釀造技藝”、“重慶老字號”等榮譽的驢溪酒廠后,走上了一條以酒鎮賦能的品質文化之路,大大提升了企業形象和品牌。

3 基建新周期,白酒擴產能

2020年1月23日,一場從武漢蔓延的新冠疫情,打亂了國家經濟社會布局,全球步入了經濟危機邊緣。

為挽救經濟,避免大規模失業人口導致社會不穩,國家政府通過了34萬億新基建的刺激計劃。酒業作為中國傳統制造業,在新基建的大趨勢下,茅臺、五糧液、國窖1573、郎酒等紛紛加碼自身高端酒產能短板,為酒業未來發展注入了新的動能。

有業內人士表示,數字化、智能化是“新基建”的整體趨勢,名酒企先后啟動技改擴產,不只是基地擴建,還有鮮明的數字化特征。酒企的技改,更準確的說應是酒企在利用大數據等信息技術向產供銷全數字化的智慧酒廠轉型。

此外,國內消費市場正處于消費升級與品質化需求之中,對高端優質基酒的需求量增加,這是名酒進行技改的又一動力。白酒行業長期以來處于中低端白酒產能過剩,高端優質基酒產能不足的狀態。在這樣的背景下,產品和結構升級成為當下白酒行業剛需,未來優質基酒生產能力將可能成為制約酒企發展的關鍵因素。

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2019年白酒總產量減近600萬千升,2016-2018年總銷量下滑35%。在產銷持續下滑的同時,一二線名酒企的凈利潤普遍實現了兩位數增長,尤其是高端、次高端的市場規模得到了擴容。這一定程度預示著白酒行業已進入到存量競爭時代,同時也表明行業的集中度得到了進一步提升。

可以預見的是,隨著行業內競爭的進一步加劇,在未來幾年,強勢酒企對于技改的需求將更加迫切,特別是擴張性強勢區域酒企,其優質基酒產能決定著下一步產品結構升級的品質,伴隨優質基酒的產能擴充,擠壓態勢也將進一步加劇,名酒之間的競爭將會愈演愈烈。

而以茅溪鎮為代表的“酒鎮運動”,實際上就是以政府為主導的酒類產業新基建布局的一種形式。

4 酒鎮引發新“圈地運動”

目前來看,盡管從整個行業來看,白酒行業有產能過剩的趨勢,然而,縱觀茅臺、五糧液、瀘州老窖等為代表的高端名酒,其銷售數據卻呈現不斷上升的態勢。

中國酒業協會理事長王延才也曾表示,中國的高品質白酒不足國內白酒產量的1%,高端白酒目前仍然處于極度稀缺狀態。

因此,一些名酒企在自身擴產能的需求下,投資新建新的生產基地。在對生產基地進行配套建設,為所在鄉鎮提供更好的基礎建設,酒業和鄉鎮都是受益者,酒廠對當地脫貧致富功能,以及旅游觀光吸引力的一種強化。

以茅臺為例,茅臺鎮自2013年大力推進小城鎮建設,著手打造茅臺酒鎮景區以來,不僅通過自身建設,成功創建4A級景區,完善中國最大的酒文化博物館——中國酒文化城的升級改造;還借助大力宣傳造勢之機,順利招商引資建成天釀景區和茅臺鎮會客廳等景區景點,極力完善了茅臺酒鎮食住行游購娛等旅游要素,為給游客帶來最全面,最豐富的酒鎮旅游體驗。

以酒鎮促產能提升,促酒旅融合,新酒鎮“圈地運動”走出另一條產業發展和致富新路徑。目前,仁懷擁有茅臺酒鎮和中國酒文化城兩個國家4A級旅游景區,茅臺酒廠國家工業旅游示范點、茅酒之源國家工業遺產旅游基地,赤水河谷國家旅游度假區,打造了“中國酒都”“中國好水”等品牌,擁有“美酒河”巨幅摩巖石刻、“天下第一瓶”等世界吉尼斯紀錄,鄉村旅游景點、精品酒莊交相輝映。

同時,赤水河谷入選國家級旅游度假區,桃花江入選全國首批健康旅游示范基地,是全國同時擁有赤水丹霞地貌世界自然遺產和海龍屯土司遺址世界文化遺產的六個“雙遺產”城市之一,吸引著全國及世界游客匯聚仁懷休閑度假、旅游觀光。白酒產業已然成為了仁懷市的一大千億級產業,而旅游產業將發展成為仁懷的第二大千億級產業。

04、產區之源,酒鎮為大

白酒產區與白酒酒鎮之間的關系,就好比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從橫向的產業進程的角度來看,產區的概念是酒鎮進階到一定文明程度的結果;從縱向的維度來看,酒鎮卻是產區規模下精品化的結果。

事實上,“產區”這一概念最早來源于法國的波爾多。波爾多地區位于吉倫特河兩岸,波爾多產區是全世界優質葡萄酒的最大產區。借用“他者”的概念,中國專家把這一舶來品概念本土化,比如瀘宜邛產區、仁懷產區、汾陽產區等等。行業專家認為未來國內白酒市場之間的競爭很可能由單個企業競爭轉化為以產區為單位的競爭。

而“酒鎮”的概念就簡單得多。酒鎮,即因有酒而盛名的小鎮,是一項極具地域名片的專屬名稱簡稱,直截了當地表明這個鎮子是以生產釀造白酒為主要產業的小鎮。

但如今“酒鎮”的內涵概念不僅僅只停留在字面意思,而是在美酒產區基礎上的精品化的結果。這主要得益于近年來“酒旅融合”概念提出的演變和升級,其特征主要呈現為核心產區精細化,龍頭品牌知名化,白酒品類強勢化。往往稱得上為酒鎮的地方,都有一兩家全國名酒品牌在此落地;而全國名酒品牌的出現又源自于該酒鎮的發展進程。

產區與酒鎮的關系,相互補充,相互重合,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織關系。

1 名實協同,突顯特色

“酒因鎮而生,鎮因酒而名”酒與鎮的關系用直白的表達就是,這個鎮生產白酒,有一家特別優秀的酒企聞名全國,因而打造成為酒鎮。其實,酒鎮中的鎮只是一個承載酒生產的地域概念,白酒酒鎮的核心是釀造、品牌、市場綜合競爭力具有地方產業帶動作用。

從目前全國白酒品牌來看,消費者往往能叫得出名字的茅臺、五糧液、洋河、瀘州老窖、舍得、汾酒、牛欄山……這都是酒企品牌的名稱,而不是茅臺鎮、宿遷鎮、沱牌鎮等地域概念。因此,從本質上來說,酒鎮的文明往往是伴隨著當地一家知名品牌的輻射效應。

在這樣形象地對比之下,去理解酒鎮的概念和變遷就一目了然。酒鎮是單一酒企實力強大后輻射作用的結果,這也就是為什么稱之為“酒因鎮而生,鎮因酒而名”。

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四川省遂寧市射洪縣楊柳鎮更名為沱牌鎮。2010年,通過考察論證、專家分析、社會人士研討,射洪縣柳樹鎮更名為沱牌鎮事項在反復研究中逐步清晰,縣政府向市、省人民政府提出請示。川府民政(2010)1號文件批示,省人民政府同意將射洪縣柳樹鎮更名為沱牌鎮。

2 產區太大,酒鎮剛剛好

相較于酒鎮,產區以規模取勝,贏在集群效應,具有齊全的配套設施和資源聚集。但放到白酒產業來看,比如以瀘州、宜賓、邛崍為核心的濃香核心產區。

在今年3月20日,于四川省瀘州市召開的“2020年全省優質白酒產業振興發展推進會”上,就公布2019年全省規模以上企業共完成營收2653億元,同比增長12.7%,占全國的47.2%;實現利潤448.8億元,同比增長31%,占到了全國的32%。

其中“六朵金花”企業去年共完成主營業務收入1532億元,同比增長19.3%;實現利潤369億元,同比增長29.8%。“十朵小金花”企業完成主營業務收入69.3億元,實現利潤4.2億元,主營業務收入、利潤分別同比增長27.6%、26.7%。

從企業規模來看,規模以上白酒企業數量從2007年超1300家下降至2019年1176家;規模以上白酒企業完成銷售收入從2017年的5654.42億元,增長到2018年5363.83億元。

從白酒產能分布結構來看,2018年中國白酒產量分布結構中,四川占比達到41.2%;2019年度最新數據顯示,四川累計生產白酒366.8萬千升,同比增長3.6%,占全國46.7%,川酒占據半壁江山指日可待。

3 核心企業需要核心區

6月8日,以“同心同向,聚勢前行”為主題的世界醬香型白酒核心產區企業共同發展宣言簽署儀式在茅臺國際大酒店舉行。以赤水河為中心的醬酒企業巨頭們終于走到了一起,標志著醬酒已經具備了“天時、地利、人和”的發展條件和優勢!豆餐l展宣言》的簽署對于醬酒的重要意義不言而喻,但這份綱領性文件的背后也說明了一個道理:核心企業需要核心區。

什么是核心企業?

打開當下中國白酒地理版圖,堪稱得上核心企業的主要為當代全國名酒,包括茅臺、五糧液、洋河、瀘州老窖、汾酒、古井貢酒、衡水老白干、舍得、西鳳……它們具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屬于所在地中的核心的核心,具有明顯的地理性坐標,也是地方經濟最為主要的支柱性企業。

為什么它們也還需要核心區?

從核心企業到核心區,可以形象看做是由點到面,形成的輻射效果;只要該點的力量足夠強大,就足以形成核心區的概念。比如,在改革開放初期的橋頭堡深圳市,20世紀90年代的騰訊企業還處于著裝成長的階段,伴隨著中國經濟快速發展,互聯網時代來臨,位于深圳市南山區的騰訊成為這塊科技園區中的核心,也帶動了這一片科技企業從孵化到鼎力。相較于極度依賴自然地理要素的白酒產業,形成核心區則更需要漫長時間的打造和雕琢,最核心的問題還是在“時間是酒最好的朋友”這個共識問題上的規律遵循。

4 核心企業擴展新周期

酒鎮的興盛一定是建立在少數核心企業帶動下形成梯隊式的集群效果。以國臺酒業為例,1999年天士力藥業經過投資考察后收購茅臺鎮一家庫存大批年份老酒老字號釀酒企業,到2009年成立國臺酒業集團有限公司。在近10年的發展中,國臺先后確立品牌定位、擴大釀酒規模、提高產能、拉升品牌知名度等一系列動作,以及收購懷酒等動作來看,都呈現出核心企業擴展新周期的特征。這種擴展的速度和趨勢,即是醬酒品類朝著更高更強發展的需要,也是市場優勝劣汰自然發展的規律。

在6月8日的世界醬香型白酒核心產區企業共同發展宣言簽署儀式上,貴州釣魚臺國賓酒業有限公司總經理丁遠懷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我們為釣魚臺設定的目標就是‘做一個適當規模的企業’。具體而言就是未來釣魚臺將不再做外延式的擴產,而內延是增加產品品質、提升品牌影響力。”丁遠懷的表達可以視為一種信號,核心企業在歷經多年的沉淀和品牌打造后,進階下一修煉場——從泛全國化品牌路線到深化。因而,它們將在品牌打造、品質提升、市場份額拓展等方面加快力度。

擴展品牌新高度。就仁懷核心產區而言,具有全國名酒標簽的品牌,除了茅臺第二支稱還處于不確定。無論是國臺、釣魚臺,還是習酒、金沙,都具有一定知名度,但品牌力度還有提高的空間。

擴展消費端習慣度。培育醬酒消費習慣對每一家醬酒企業來說都是不可推卸的責任和義務。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醬酒品類發展到今天如火如荼的地步,是市場長期鋪墊培育的結果,更是未來品類壯大的需要。

擴展基礎設施建設。2019年年底,茅臺集團規劃建設三年行動計劃正式啟動,于2020年集中開工項目12個,總投資158億的基礎設施建設正式啟動,并把2020年定為基礎設施建設年。對核心企業來說,當產能擴大一定程度,意味要把圍繞生產建設、文化建設、酒莊建設等配套設施相繼跟上。

05、酒業要上位,酒鎮必運動

酒鎮運動要追溯背景的話,2016年或許是一個關鍵時間節點。

2016年10月14日,住建部公布了第一批中國特色小鎮名單,涉及32省份共127個。在各地推薦的基礎上,經專家復核,由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以及住建部共同認定得出。

對于中國特色小鎮的定義,就是指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以及住建部決定在全國范圍開展特色小鎮培育工作,計劃到2020年,培育1000個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閑旅游、商貿物流、現代制造、教育科技、傳統文化、美麗宜居等特色小鎮,引領帶動全國小城鎮建設。

在此背景下推開的酒鎮建設,實際上也是乘上了國家發展特色小鎮的東風。

特色小鎮一頭連著城市,一頭連著鄉村,是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實現鄉村振興的一項重要戰略性舉措。雖然目前特色小鎮的發展已處于全面推廣階段,但很多方面還有待引導和規范。隨著實踐的深入、理念的深化以及技術的更迭,有專家認為未來特色小鎮建設會呈現幾個趨勢。

趨勢一:產業立鎮

堅持產業立鎮,產品線條更加清晰。經過幾年發展,產業立鎮的原則成為業內共識,產業的可持續性及特色性決定小鎮發展的活力和前景。特色小鎮的產品線將更加清晰明朗,產業將為小鎮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

在浙江、福建、廣東、江蘇、山東等省,一些鄉鎮已經形成了以某一產業為支撐的特色小鎮,不僅為當地老百姓提供創業機遇,也吸納了大量外來就業,促進經濟發展。

趨勢二:做強特色

邁入高附加值發展之路。隨著政府政策的支持,地方產業的升級轉變,一些發達地區的產業特色小鎮,已經踏入高附加值產業特色小鎮的門欄,在全國乃至國外市場上占據著相當大的份額,建立發展高附加值產業小鎮具有先天優勢。

生態特色小鎮通過優越的旅游資源吸引大量游客,同時提供優質的服務,發展高附加值旅游產業。農業特色小鎮通過發展休閑農業,特色農莊,高附加值農產品,實現農業升級往高附加值方向發展。隨著發展條件的成熟,未來各領域的特色小鎮逐漸會走上高附加值發展之路。而這一趨勢會是酒鎮未來的重要發展方向之一。

趨勢三:產業鏈聚集

以鄉鎮的核心產業為主導,一條龍式發展上下游產業鏈,輻射帶動配套產業鏈,從而綜合發展了小鎮的各行各業,實現了可持續化發展。從經濟上來看,特色小鎮是一項新的改革舉措,逐漸成為區域經濟增長的引擎,在未來幾年將會越來越明顯。

趨勢四:萬物互聯

特色小鎮是新型的時代變革產物,融合了互聯網,大數據,信息化操作等元素,推動了產業的變革。以物流特色小鎮為例,過去,傳統物流產業集聚區,只是單一化的物流園,粗放式發展物流產業,對生態環境影響較大,效益底下,物流特色小鎮出現后,利用互聯網信息化技術,大大的提高物流效率,實現智慧化物流,引發了上下游供應鏈共同變革發展的同時,也帶動了小鎮內各方面的發展。

趨勢五:特色小鎮旅游熱度持續

集產業、文化、旅游、社區等多項功能于一體的文旅小鎮,在過去幾年一直是特色小鎮發展的熱點之一,并且這種熱度在未來幾年還將持續。旅游業現已從傳統、單一的觀光游發展成為形式多樣、內容豐富、特色顯著的旅游,文旅特色小鎮的發展也將更加迎合消費者的喜好,提供細致化、定制化、個性化的旅游產品來吸引更多游客。

2016年白酒行業開始步入新繁榮期,眾多酒企隨著效益的提升,開始在其長遠戰略規劃中加入基建工程,其中就包含一批酒鎮項目,另外隨著外來資本涌入酒業圈,對產區的投資和酒廠的投資中,酒鎮建設也被納入重要一環,如此以來,酒鎮運動開始升溫。

2019年隨著國家一項政策的提出,白酒產業再次迎來新的機遇,白酒限制性政策的“解除”意味著白酒行業又將迎來一輪新的變革潮,雖然必然充斥了優勝劣汰與競爭加劇,但資本對于白酒產業的興趣將大大提升,也是一個不可回避的事實。

如今在大規模的產區塑造和宣傳背景下,集群效應正引發產區格局的變化,抱團發展成為許多酒企的戰略規劃之一。對于酒鎮運動來說,一部分是產區內眾多酒企集中規劃的結果,一部分是單一酒企對產地的升級改造,而這兩種形式都將促成酒企和產區發生質的改變。

從表現形式和內容來看,如今的酒鎮有著豐富的內涵,它是一個符合各層級消費群體的綜合項目,滿足吃喝玩樂基本需求外,還能夠在精神層面帶給參觀者新的體驗。特別是單一酒企與小區域形成深度綁定的情況下,酒鎮建設能夠改變傳統產業園的工業屬性與“私密性”,在酒旅融合層面形成獨一無二的品牌效應。

現階段,酒鎮的發展也體現著白酒產業的進步與成熟,我們從過去相對“封閉式”的酒廠打造進化到破除“圍墻”,將酒廠與小鎮形成一體,努力成為當地風土人情中不可割裂的部分,這讓我們看到了白酒產業更為人文的一面,豐富了白酒的表達方式,讓白酒這一傳統工業不再只是冰冷的資本灌注和年復一年的重復生產。

新酒鎮化的改造,讓更多符合旅游標準的新型酒鎮融合形式被打磨出來,“鎮因酒企興,酒因小鎮壯”的業態逐漸顯露,越來越多的人走進這片開放的酒主題樂園,在體驗升級中完成對白酒品牌的深度認知。

    關鍵詞:酒鎮 白酒板塊 轉型  來源:糖酒快訊  糖酒快訊團隊
    商業信息
    河北快3快3跨度表